中国美术家网[www.meishujia.cn]
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2018年度百杰画家特别推荐人物:阿万提

        作者:孙美兰2018-09-04 09:32:30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介】

          阿万提,原名杜为廉,字廉公。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广州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任新疆兵团教育学院(兵团师专)美术系主任、兵团美术教育协会主席、浙江师范大学艺术系中国画教研室主任、广州师范大学艺术系副主任。1993年阿万提教授公派赴美国西弗吉尼亚州贝尼斯学院讲学。1997年参加广州市政府文化艺术代表团访问韩国。1999年11月浙江省东阳横店建立阿万提艺术馆。电视专题片《幽默画家阿万提》先后在中央一台、二台、四台、九台播出,并送欧洲东方卫视(英国)、美国纽约电视台相继播出。阿万提教授研究海派吴昌硕花鸟画已五十多年,传统功力深厚,特别是他独创一格的新疆幽默人物画是现实主义精神的艺术表现,得到了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他把文人画的用线、民间绘画的造型、壁画的色彩、木版年画、皮影,剪纸的平面构成与东方的幽默情调有机地组合成为“阿万提风格”。阿万提创造的这种独特艺术语言,在中国画坛是唯一的,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这必将在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长河中起到不可磨灭的影响。

          阿万提诗书画三绝,诗词已创作600余首,已发表一百多首,出版个人画册二十余种,书法千字文字贴一本,全国一流专业杂志《美术》,先后二次专题介绍。美术观察,美术研究,国画家,朵云,人民画报,湖南画报,福建画报,民族画报,新疆 画报,人民艺术家,国家画廊,江苏画刊,民族团结,中国艺术,人民中国(曰文版),人民日报,华声报,新疆日报,福建日报、甘肃曰报,等等全国一百多家报刊杂志介绍。曾在美国纽约,韩国首尔举办个展,曾二次在中囯国家画院举办个展,曾在浙江画院,甘肃美术舘,新疆艺术館,等全国举办个展十余次,多次参加全国和国际画展并多次在全国美展及国际美展获奖。

          阿万提作品因创新在江苏省金陵文化产权交易中心和安徽省盛世金元文化产权交易中心上股票上市。全国许多爱好者收藏。被录一中国名人录,世界名人录。


          《帕米尔之歌》

          阿万提教授是诗书画全方位关照的画家,而且都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他八岁始学书法,从颜真卿开始,研究过米芾、王羲之、唐寅、黄庭坚、吴昌硕、刘海粟、沙孟海、陈大羽,形成了苍劲厚重的书风。阿万提十八岁初学绘画,他的启蒙老师袁连城先生是研究花鸟画的,一开始就告诉他,学习花鸟画一定要学习吴昌硕,所以他学习吴昌硕已有五十多年了,五十个年头的不懈探索,铸就了他在中国传统花鸟画上的深厚功力。深厚的传统功力加瑞以创新的精神造就了阿万提个性鲜明的新疆人物画风格。


          《新疆风情》


          论阿万提独创新疆人物风情画

          孙美兰


          新疆的民族风情画《载歌行》以及驼队、毛驴、歌舞人物,一经黄胄大手笔为之“立传、传神”随即风靡四海,成为边塞“人生艺术、艺术人生”的亮点。黄胄之后,有谁敢于在同一亮点上挥毫洒墨而不蹈前人之迹,区别于黄胄风格,另开蹊径呢?最近我观赏了阿万提先生的大画集。为之一惊。自黄胄之后还没有出现脱离叶浅予和黄胄风格,另起炉灶的新疆人物画。阿万提的画确有与众不同之处。他发现了新疆少数民族生活中潜在的一种幽默意识作为切人点表现新疆风情,他把幽默之美作为最活跃的元素,注入新疆人物风情画之中,使之焕发出另一种独特的光辉,创造出一种幽默、诙谐、风趣的新风格。幽默是新疆少数民族性格乐观、开朗、活泼、机智、豁达、坚强的一种表现,也是画家与之心灵交融的精神契合点。



          阿万提的画是以幽默与夸张、变形与风趣的情感意识来组合画面的,他抓往了少男、少女在生活与歌舞活动之瞬间流露出的一种情感意识,特别是抓往了作为心灵之窗的眼神,使众多人物神采飞扬。他以浓重的、强烈的色彩对比,二维的平面构成,以多人物、多线条、满构图结构为一种现代绘画形式语言,熔铸为阿万提艺术的新程式、新套路、新风格。这主要源于阿万提在边塞天山脚下生活三十年的真切体悟,经过千锤百炼,几十年艰难困苦的实验,经过文化心理深层的过滤,才形成了阿万提自己独立的艺术符号、艺术语言体系。


          《山野琴乐图》


          幽默与夸张,这是画家对人物神态特征给于机智的洞察与强化。变形与风趣的情感意识组合画面,这是画家对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呼应、精神传递关系以及“悟对通神”的奥秘,予以灵动的把握和点化。画中人物的多样神采、丰富表情,借助于上下翻飞的手势、左右旋转的舞姿、轻快起落的靴尖,以及吹、拨、弹、唱的音响通感,富有魔力地传达出来。就连那驼峰的耸动、驴蹄的颠荡,也以特定的节奏参与其中,融汇其中,营造着气氛。当画中舞荡的大动势在我们眼前掠过之时,一种幽默之美,一种纯真的人性之美会扑面而来,好像浓浓的新疆葡萄酒,甘醇醉人。


          《庆丰舞曲》


          欢庆丰收的歌舞盛会或戈壁道上赶巴扎,人群中总会出现一位塔吉克姑娘,以新疆民族少女典型的长辫子、大眼睛、黑坎肩、红衣裙、彩披纱、细柳腰为其审美特征,天真无邪。这强化和夸张了的形象又往往成为画面的趣味中心,这是阿万提塑造新疆姑娘的意象造型符号,成为他建构艺术语言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些手舞足蹈、手捧着各种民族乐器的小伙子们,在欢乐的气氛中,凭借典型的阿凡提式二撇八字胡、或下垂或上扬或摆成庄严一字型,表现出纵情与豪放,双唇似乎正在附和乐章旋律。画家无意细分他们的模样。丰富多变的身体语言已经被融注了他的感情,足以昭示多样的风神。


          《满载而归图》


          “程式化”本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艺术高度发展、高度成熟的结晶。历来中国戏曲、歌舞、诗词、园林、建筑、音乐、绘画、书法、雕塑都具有自己的特定程式。程式作为一种格律,相对于画家个人创造来说,就是他本人的造型符号,就是他独有的艺术语言,也正是其成熟的风格之所在。唐代吴道子的飘逸长线造型成为“吴带当风”的程式,瘦金体则成为宋徽宗赵佶书体的程式,故宫的红柱门厅和彩绘成为东方建筑特有的金壁辉煌的程式,开花笔皴法促成傅抱石山水画的程式,以速写线条融入中国水墨画是黄胄写意人物画的程式,如此等等。


          《塔吉光风情》


          对程式的把握、运用发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承传前人的再创造,另一种是融和古今的新创造。不论程式化的新创造或再创造,程式化始终有其独立的美学价值。因为“程式化”是“公式化”悖论。 “公式化”是“程式化”的大敌和异类,绝不可以将“程式化”等同于“公式化”。以致大反“公式化”的同时也摒弃“程式化”。将婴儿连同脏水一起泼掉。阿万提的新疆人物风情画新程式的探索是大胆的尝试。是可喜的开端,对我们走出误区有重要启发。当然,绘画的程式符号只允许个性化程式符号,凡是拥有个性化程式符号的画家都堪称大家或大师。


          《羲之故里雅集图》


          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黄胄的毛驴,黄宾虹的宿墨山水。陆严少的云气、白光山水,傅抱石的“抱石皴”等等都是因为他们拥有了个性化程式符号而独树一帜。如果有谁专事摹仿他人程式,也就没有价值了。齐白石说“似我者死”。寻找自己的艺术程式、艺术语言,铸造自己的艺术风格,要求画家为之奋斗终生。阿万提在新疆三十年的生活积累,有计划、有意识的研究、探索,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开始寻求属于自己的个性程式符号,他以幽默与夸张、变形与风趣、平面与重彩确立自己的风格,难能可贵。


          《塞上春曲》


          阿万提深谙新疆歌舞、乐器、衣帽、用具、织毯、花纹以及驼背上、驴群中不可缺少的鞍饰、驮具,还有原汁原味的内外景观。可谓墨从意出,笔随心运,信手拈来,皆成妙文。也许乐器中他最爱塔吉克的鹰笛。一笛在手,如同魔笛,催化出一系列深情的恋歌,推动欢歌妙舞的波浪。请赏三人同行,其中有一人沉入单恋思绪的《情笛》,请再赏四人围舞、备鸣心曲的《笛恋花》。画家以他欢戚与共的童心,以他幽默的情怀,借助“谐音”点题。心心相印,传达出难以捕捉的浪漫恋情。


          《丽人行》


          平面化的二维构成,破除焦点透视的局限,给幽默情愫以纵横捭阖的天地,也给色块铺陈,笔墨挥洒提供了自由驰骋的空间,色彩单纯,力求采用本色、原色是来自民间的版画、年画、皮影、剪纸的启示。红、黄、蓝在画面二维空间的跳动,节奏强烈,感觉弹拨有声。为调节平衡心理意象,阿万提凭借对敦煌壁画、永乐宫壁画的摹习、领会,结合新疆衣装特有的折线、条纹,发挥“笔线”的魅力,更自由。更自如地衬以墨面、墨团和墨块,使轻松、欢乐、抒情、幽默之美又凭添一种质朴、深穆的气象。


          《帕米尔之春》


          多年来,画界许多人将“幽默”与“讽刺”混为一谈,误认为“幽默”是展示丑陋的方式,以至于幽默之情渐渐和众多画种绝缘。阿万提以他的智慧和天性,通过创作实践证实了人生和艺术中深藏着幽默元素,幽默和恢谐同趣,他把幽默之美提炼出来,回归于本源,还之于艺术,让幽默重新与美好善良的人群再结天缘,从而大大丰富和充实了艺术作品的含金量。同时出人意料,这里触及美学理论上值得反思的一个问题,幽默是高深文化品位的象征,幽默之情是一种高尚的情致,幽默之美该是一种非凡之美。著名学者舒展先生在专门研究钱钟书“钱学”之“幽默”理论时指出,“幽默它是一种高卓的机智。是对世事达观、洞悉、心力活跃超越了一般快乐的表现形式。”以其精辟之见。反观阿万提的艺术探索,对我们从“画地为牢”的羁绊中解脱出来,大有裨益。


          《塔什库尔干风情》


          阿万提原名杜为廉,浙江东阳人。1959年支边新疆,在那里工作三十年,现任广州大学美术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为了纪念、眷恋新疆养育他三十年,也为了律己,提炼艺术,取笔名叫阿万提,阿者我也,万者三十年一万天也,提者艺术之提炼也。

          阿万提的名字也和他的画一样,寓含着对新疆的热爱、眷恋,寓含着高卓的机智,意味着一个心力活跃的人,总会时时处处抓住那超越一般快乐戏谑、含意深远的表现方法和表现形式。他创造的幽默恢谐的水墨重彩写意画风格必将会得到更多人的喜爱和认同,他的成功之路令人钦佩与欣喜,相信阿万提能认定自己的艺术道路走下去,不断完善,不断深入,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攀登属于新世纪的艺术巅峰。

          孙美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


          《塔吉克风情》


          名家评论


          你的画正如大家所评论的(邵大箴、薛永年,孙美兰等),的确是“自成体系,独创一格”。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你亲身体验,非常熟悉了解新疆丰富多彩的生活,并用非常真诚的感情去表现,才能画出这么多风格鲜明、色彩绚丽的作品。装饰、夸张、幽默是你的作品一大特点,注重构成及程式化的表现也非常有创意,并大胆借鉴民间绘画的单纯、明快、趣味等特点都是你的长处。你的花鸟画也很不错。吴昌硕、齐白石对你的画影响很明显。亦要多用一些淡墨。我觉得你如果能在笔墨上更注重浓淡(特别是淡墨水分的运用)用笔的虚实,节奏等变化,画面的空间虚实层次等兼顾会再提高一大步的,当然这一切都不要放弃你自己的特点为基本点。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不一定对,供参考。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博士导师)



          应当说阿万提的花鸟画是有相当艺术功力和品位的,笔线、墨色、章法,颇得传统精神与技巧之奥妙。他在花鸟画的实践中,体会到传统文人画遗产之博大精深,在这个基础上他开始思考,今后的艺术道路怎样向前走。这时他慢慢有了想法,就是如何充分利用自己长期在新疆生活,对这里的人民生活和风俗人情十分熟悉这个最宝贵的资源,他开始试笔人物画。他知道在他前面有前辈画家叶浅予、黄胄先生杰出的艺术创造。尤其是黄胄,他创造了独特的风格,笔下的维吾尔人物形象真实、生动,是他学习的楷模,对他也很有启发。他知道黄胄只有一个,别人只能学习他的精神,而不应在语言上模仿他。


          《塔吉克舞步》


          他试着从另一个角度画新疆人物画,根据自己的观察与体验,依凭自己长期的生活积累。他的实验得到了在北京画院中国画研修班学习时的老师、著名人物画家石齐等人的鼓励,从此创作的重点转向人物。画带有幽默感的、反映新疆风俗人情的彩墨画。

          这是一个聪明的抉择,也是他长期生活实践和艺术探索的必然结果。30年生活在新疆,和维吾尔等民族的兄弟姐妹的交往,在他们的言行、性格、服饰以及文化艺术创作中,发现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诙谐与幽默的情趣。这来自于他们的民族文化沉淀,自然受到感染。阿万提凭自己的勤奋、智慧和悟性,创造了自成一格、充满幽默趣味的彩墨人物画,他取得的成绩理应受到人们的评价与尊重。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帕米尔牧家》


          阿万提在研究绘画的漫长岁月中,尝试过许多画种。1982年他到南京艺术学院深造,师从陈大羽先生,在这之前他重点临习吴昌硕、八大、齐白石,后来转入人物,他的花鸟,特别是墨竹画的相当不错,但突出的成绩却表现在人物画上。他的人物画取材于新疆少数民族载歌载舞的生活风情,境界舒展开阔,气氛生动幽默,造型夸张变形,笔墨纵横质朴,设色鲜明浓丽。虽然一些作品尚可精益求精,避免率意中的用力平均,但己形成独特风貌。这种面貌几乎在中国画中前所未有,既比水墨写实作风的众多人物画在提炼形神中强化了少数民族群体特有的豪放又富于风趣的精神,又在夸张变形中拉开了与西方现代派以及新旧文人画的距离,从一个方面突现了民族特色与现代意识。


          《踏歌图》


          以往的评论家曾经指出,阿万提的新疆人物风情画的笔墨来自中国画,造型来自漫画和民间艺术,色彩来自古代壁画和民间年版画。但仔细追寻,他的奔放不拘的笔墨,特别是生猛有力的用笔,其实更多得益于乃师陈大羽的大写意花鸟画,他的用色得益民间版画比得益于古代壁画多,他的充满天真稚趣不乏夸张变形的形象,除去得法于他自小热爱的漫画和长期探索中研究的民间艺术之外,我隐约感觉到从艺术渊源上亦可追溯到八大山人。众所周知阿万提写意花鸟画师承陈大羽,而陈大羽是齐白石的门人。齐白石平生最膺服的古代画家便是八大山人。


          《天山牧笛图》


          我揣度,作为齐白石的再传弟子的阿万提,说不定在齐白石的影响下,自觉不自觉地悟到了八大变形夸张在花鸟画史上的突破性意义,并转而在现代中国人物画的探索中找到了与众不同的致力点。由于他的不拘小节的豪放有力的笔墨,充满欢乐与情趣的意境也正是靠流露着幽默感和稚趣童心的夸张变形的造型和有机结合为一个整体的。进一步追溯阿万提在人物画上自成一格的更深刻缘由,我看也与八大有相近之处,是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执着。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秋涧石头泉韵细》


          您坚持从生活中来的艺术道路,以生活的丰富感受和多样景象为作品根基,并以此带动 499b 墨形式的转换,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和健迈的笔力,让人获益也让人思考艺术创作的根本。您的创造业绩,艺术馆的建立,也值得祝贺。

          范迪安(中国美术馆馆长)


          《花鸟三条屏》


          《花鸟三条屏》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联盟站点: 国画家网 油画家网 版画家网 雕塑家网 建筑家网 工艺美术家 紫砂艺术网 书法家网 当代艺术网 画廊网 美术114 摄影网 民间艺术 美术高考 少儿艺术网 拍卖网 美术家网
      [会员中心] [注册]
      Processed in 0.083(s)   11 queries

      memory 4.146(mb) 0